单元测试卷(二)

(๑•̀ㅁ•́ฅ)我是大鸽爱!咕咕咕!

活下去

“外来生命体正企图入侵庄园。”与以往结束一天游戏后不同,这次夜莺一反常态地将众求生者和监管者们召集在大厅。


“希望各位能帮助我们一同御敌。”夜莺语气有些沉重。


”理由。“哈斯塔说着,身上几双眼睛紧盯着夜莺,似是想从她身上看出什么。


“从进入庄园那一刻,你们的灵魂便属于庄园。”夜莺没有直接说明理由,但这一句话已经揭示了一切。


沉默。


......


“要不要跟海伦娜说?”特雷西在底下悄悄地拉了一下红蝶的衣袖,细声说道“让她做好准备什么的......”


海伦娜因为有些不舒服,所以游戏结束后便直接回了求生者宿舍,红蝶也答应会把会议内容转达给她。


“不了,”红蝶摇了摇头,“这些事我来处理就好......她......没有必要参活进来。”


“嗯。”特雷西点点头。


......


“各位还有什么异议吗?”夜莺扫视了一下众人。


“帮助你能带给我们什么好处?”莱利扶了一下眼镜,“打白工吗?”


”当然不,毕竟我们也公事这么久了,怎么会亏待各位呢?“夜莺脸上带着虚伪的笑容,似乎前面面色紧张,语气沉重的不是她一般。


“罗里吧嗦什么呢?直接说给我们什么好处不就行了吗!”奈布一开始就不爽她那半强迫半利诱的样子了,直接拍案而起。


“稍安勿躁,我的小先生,对女士说话要谦和,”杰克一边拉着奈布坐下,另一边却暗含威胁地笑眯眯地盯着夜莺,“夜莺小姐,请您继续说吧,在卖关子大家可都要生气了哦。”


“是的,这确实是我考虑不周,”夜莺歉意的笑了笑,不过没多真诚就是了。


“各位进入庄园,无非是为了实现愿望吧。”夜莺看了一眼众人,继续说道,“把敌人击退,我们可以实现你的愿望,活死人,肉白骨都可以,不过对象不能是我们里面其中一个。战败了,死亡前我的灵体会出现,只要你说出愿望,也可以实现,只不过范围不能是杀死那个杀你的敌人,毕竟若是我们有这个能力,便不劳烦各位了。当然,也不能是复活自己或他人。”


“在我看来,是你们赚了呢。输赢都能得到实现愿望的机会。”夜莺脸上带着笑,在众人看来,却一如当初初入庄园时那样冰冷如机器人。


“胜算呢。”莱利的镜片划过一道寒芒。


“不清楚哟。”夜莺的语气突然戏谑起来,“努力活下去吧,你们只有三天时间。”


夜莺说完便转身离去,留下众人在大厅面面相觑。


“所以,各位的意思呢?”莱利看着周围的求生者和监管者问道。


“没办法了,只能上了,横竖都是死,倒不如拼一把。”奈布摊了摊手,一脸厌恶,多久没人敢这么威胁他了。


“我听小先生的。”杰克脱掉面具的俊脸上也是一副冷冰冰的假笑。


”上啊!干ta娘的!“仿佛把椅子当成了将要面对的敌人一样,威廉一脚踢倒了椅子,大声吼道。


“我当然是跟铁头娃一样啊!我的火箭筒已经饥渴难耐了!看我干翻他们!”裘克一手锁住威廉的脖子,另一只手疯狂揉着他的脑袋。


“woc,疯子你个%?…;# *’☆&℃$︿★”威廉疯狂挣扎,马上又和裘克打成了一团。


”那我们呢?“艾玛看向艾米丽,却发现艾米丽也在看她。


两人相视一笑。


“那当然是......”两人异口同声道,“上啊!”


“我可以负责拆解他们的装备,”艾玛说道,一副斗志满满的样子。


“那么伤员就由我来负责吧!”艾米丽说道。


“我负责远程支援和运送伤员!”特雷西叫道,脸上洋溢着的是从未有过的自信,“给我几天时间,我能再做一个攻击性的机器人出来!那时候你们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莱利负责远程指挥,红蝶和瓦尔莱塔一起守住求生者宿舍。”一直未开口的里奥说道,“其他人和我们守外围。”


“我们没意见。”哈斯塔和库特说道。


“守宿舍的监管者和我去观察地形。”莱利推了推眼镜,径直地向外走。



bcy484fo福利

我是弹簧手,皇室最小的人鱼。


我是被大哥和三哥一手带大的。


我从没有见过父皇和母后。


也只有大哥和二哥才见过他们......


我从出生起,大哥已经当上了人鱼的皇。


居住在深海里的我们,没人打扰,日子过得虽然平淡,但是也很幸福。


.......


直到大哥的消失,这一切都平静都被打破了。


........


那天,二哥领了一个人类回皇宫。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人类。


这个人类带着一顶高帽子,和一张面具,面具把整张脸都遮住了。


就算在人类里,这样的装扮也很奇怪吧?


我还发现他怀里抱了一颗蛋,那是一颗有着银白色花纹的蛋。


那个人类眼底的情绪我看不懂,但他给我的感觉木讷讷的,就像......


对,就像大哥跟我说过的人类世界里的木偶!


我曾经试图靠近过那颗蛋,但是那个人类把那颗蛋护得很紧,就算是当时还是幼年期的我也只是在他分神的时候得以靠近过一次。


但也就是那一次,我在那颗蛋上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


那是大哥的气息。


.......


大哥在那个人类跟那颗蛋来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二哥什么也没说,却让那个人住进了大哥的房间。


每当我问三哥,大哥去哪了。


三哥却总是摸着我的头,说我还小,以后就会懂的。


二哥在大哥走之后阴沉了许多。


三哥不知为什么也变得忙碌起来。


至于那个人类。


他总是待在房间里盯着那颗蛋出神。


.......


家里的氛围变得不一样了,从大哥的失踪开始,一切美好的生活都脱离了原有的轨迹。


我也在这样的环境里到了成年期。


.......


家里的氛围变得不一样了,从大哥的失踪开始,一切美好的生活都脱离了原有的轨迹。


我也在这样的环境里到了成年期。

......


这天,每天忙得不见踪影的三哥突然来找我,跟我说了一些要注意的事情。


事情很多,我已经记得不太清了,大概是“海巫不能轻信。”,“人类都是狡猾的生物。”,“人鱼是异类,会被杀死”之类的。


我从没有听过这些,也不知道之后自己会面对什么,只是茫然的点点头,尽量把一些重要的事项记下来。


.......


后来我知道了,我们要到陆地上历练一次作为自己的成年礼,这是皇室的传统。


但我不知道的是。


往往能活着回来的.......寥寥无几。


.......


一年后。


老四出海当天。


“真的就放这孩子就这么出海吗.......”一个嘶哑的声音响起,那个奇怪的人类从一个阴暗的角落走到忧郁蓝旁边,叹息道。


“呵,舍得放下我大哥走出来了啊?”忧郁蓝讽刺道。


“既然知道人鱼比不过狡诈的人类.......为什么......为什么还要让他们遇见呢?”那人像是没听到忧郁蓝的嘲讽,继续说道。


“这就是皇家的悲哀,属于皇子命中注定的一劫。也不是不能活下来,不过是看活下来的谁罢了。”忧郁蓝看着弟弟游出深海的方向,说道。


也不知是在跟那人解释,还是在喃喃自语。


说完,忧郁蓝转身便转身离开了。


那个人类深深的望了一眼这个皇室最小的皇子离开的方向,摇了摇头,也重新往大皇子的寝宫走去。


......


忧郁蓝回去后,却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回到大殿批改公文,反而是往一条长满了海草的路游去。


海草在这里没有天敌,长得又密又长,有遮天蔽日之势。


忧郁蓝拨开海草,一点点地往前游去,小心地不让自己被水草缠上尾巴。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离开充满海草的外围,来到中间的一片空地上。


空地上立着一座墓碑。


他来到墓碑前。


墓碑上的名字是他不能忘却的名字。


属于父母的名字......


熟悉......而又陌生。


“大哥为了那个人类......和海巫做了交易。”忧郁蓝的手细细的摸着墓碑的棱角,“弹簧手去历练了,不知道还能不能回来.......只剩下我和明焰红了.......”


一滴眼泪从人鱼眼角滑落。


“因为我们是皇室......所以就不能和最爱的人在一起吗?”忧郁蓝的声音有些哽咽,“为什么......为什么只能活下来一个?”


“为什么!”忧郁蓝哭着喊道,“为什么要逼着我杀了他!为什么我是皇!为什么我不能拥有幸福!”


人鱼的眼泪一滴一滴滑落,被松软的沙地尽数吞噬。


忧郁蓝抱着墓碑抽泣......


泪.......


流尽了......


换来的是比之前更阴沉,更冷静的皇。


皇不需要爱人。


皇......不需要心。


这点,早该明白的。


龙与皇子(上)

震惊!某国皇子竟被从悬崖丢下砸入龙窝!究竟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

这是某奈姓龙听到这个从天而降还把他家弄乱了的人类小矮子的自我介绍时的第一反应。

“喂!龙!你听到了吗!”自称皇子的小矮子(至少在奈布看来是的)挥着小手向奈布喊道。

“听到了,人类小孩。”奈布说道。

属于龙的大嘴一张,气浪就让小皇子差点摔了个跟斗。

“不是什么人类小孩!”小矮子喊道,“是帝国七皇子!叫杰克!杰克!听到没有笨龙!”

“唉,”奈布叹了口气,人类小孩都那么难缠吗?

“龙,你能不能变小点?这么看着你本皇子的脖子很酸诶!”杰克叫嚷道。

奈布无语地看着他,这小孩怎么这么多事啊。

“你是不会变小吗?”杰克歪着头,满脸疑惑,“皇宫的书里都说龙什么都会呀,你怎么连变小都不会啊?你到底是不是龙啊?”

被怀疑物种了......

奈布无奈地看着眼前的小不点,这小皇子是不是有点自来熟啊......

龙的翅膀一张,将身体牢牢的裹住,几秒钟后,龙的身体变成了一个硕大的虚影,一个男人摸着头从虚影中走出,走到了目瞪口呆的小皇子面前,蹲下,平视着小皇子。

几缕金发从兜帽中滑落,引得小皇子咽了一口唾沫。

无非,这个人生得太完美了。

精致的五官,健硕的身材,还有一头被兜帽遮住的柔顺金发。

“小孩?怎么不说话了?”奈布在杰克面前晃了晃手,“傻了吗这是?”

小杰克看着那晃来晃去的大手,突然脑子一抽,一把抓住了那只手,对眼前的男人正色道,“你长得那么漂亮,我要你当我的皇后!”

“噗!”奈布忍不住笑出声来,“小孩,你的国家不会允许你找一个男皇后的,更何况是一只[恶龙]。”

“哼,只要我当上了国王,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小杰克一脸骄傲,像是已经当上了皇帝那样。

“呵,”奈布站起来,拍了拍趾高气扬的小杰克的头,“等你长大再说吧。”

“你等着!等我长大了!我一定会把你娶回去的!龙!”小杰克气急败坏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仗着身高摸他的头。

“别老是龙龙龙的叫,”奈布把兜帽拉下,一头柔顺的金发乖顺地洒落在背后,他看着小杰克笑道“和其他龙搞混了怎么办?”

小杰克愣住了,这个问题他从没想过,因为他只见过这一条龙。

他呆呆地问道,“那我该叫你什么?”

“叫我奈布吧。”奈布摸了摸下巴,说道。

“奈布?”

“嗯。”





【自己的生日贺文get√!!自己给自己贺文。。⌈╹드╹⌉】


祝自己生日快乐鸭!!还有同学们送的贺卡,牙刷,牙刷杯!

如果考得好的话。。应该可以更新??

emmmmm。。学校补课。一周回来一天。熬一晚的夜,第二天又要去外面补课。晚上想刷淘宝。。(脑洞被学习吃掉了)

看看什么时候脑洞大开,就继续码字


来不及说出口的我爱你【番外】

奈布出庄园的第一天,对于杰克的生活好像没什么影响。
在休息时间依旧是品品红茶,顺便摆弄一下自己花园里的玫瑰。
是的,他在自己的小花园里种满了玫瑰,现在正是玫瑰开放的季节。
一朵朵鲜红的玫瑰娇艳欲滴。
杰克用一把小小的剪子把开得最艳的那朵剪了下来,放在了艾玛给的营养剂里。
据说这样能让花保持艳丽。

奈布出战的第三天。
庄园主来找他了。
“今晚我会派随从们把一些东西送过去,”庄园主这么说道,“你有什么想对他们说的话或者想送的东西吗?今晚一并送过去。”
杰克看了看自己花园里小圆桌上的那朵玫瑰,有了艾玛送的营养液,它依旧像几天前那样娇媚。
送玫瑰给他.......会被讨厌的吧?
一定又会被强调‘他不是女孩子’吧。
......
“不了,没有什么要送的。”最后,杰克也没想出什么可以送给心上人的东西,连信也没有送出去。
因为他想等他平安归来时,再给他告白。
区区一封信,写不出来他对他的爱。

奈布出战的第四天。
不知道为什么,从这天开始,杰克变得有些暴躁,心里也非常的慌乱,就像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一样。
他没有心情再细细地品茶、剪花,只是一头扎进游戏里,企图避开这种慌乱的样子。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了奈布出战的第六天。
大清早便起来了,不知为何心里像针扎一般的疼痛,还十分不安。
他走到屋外,看着阴沉沉的天空,烦躁地揉了一把自己乱糟糟的头发。
他从来没有如此衣冠不整的出门,但此刻的他却像是没有注意到一样,只是随意地走到花园中,拿起桌子上的水壶,往花丛中撒水。
几日没人照料的玫瑰,早已不复之前的娇艳,蔫了不少。
杰克只是眼神呆愣的继续浇水,完全看不出来往日对玫瑰们的呵护。
.......
待他回过神来时,手里的水壶不经意之间滑落至花丛中。
他下意识伸手去捡,却玫瑰茎上的刺划破了手背,血液马上涌了出来,从指尖滴落至泥土中。
“啧!”不顾尖锐的刺,杰克伸手把那株玫瑰拽断了。
.......
随手把拽下来的玫瑰扔在一旁,鹅便拿起桌子上的手套,随意的擦了擦手上的伤口,但发现没用后更暴躁了,把手套往回一丢,就朝庄园门口走去。
原本是想找庄园主申请一起上战场的他,在看到庄园门口的那一幕之后,彻底改变了主意.......
他不止要去到爱人战斗的地方.......
他还要让那群人体验一下伤害他爱人的后果!

——  一行三人,只有玛尔塔背着艾米丽的尸体回来了......
那个带着兜帽的身影......没有出现......





emmmmm。。。这个番外等很久了吧??【假装还有人在等】
园丁的艾米丽出战时番外还没码字。
战场也没有码字呢。。

地府系列【一】

传说地府那片引领迷途亡者的彼岸花海深处,有一永世不入轮回的女鬼.......

彼岸花轻轻摆动,露出一抹在花海中起舞的血色身影。
“你是何人?”一个带着黑色兜帽的人不知何时进入花海之中问道。
跳舞的人似乎愣了一下,收起带着锋芒的扇子,答道,“地府传说中花海深处的女鬼,名曰——红蝶。你从何而来?转世的路可不在这边。”
“不知。”那人摇了摇头,“只是感到有一抹熟悉的气息在这边罢了,你的舞也让我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谬赞了。”红蝶用扇子指了一下花海中唯一的一个小木屋,“进屋坐坐吗?”
“荣幸之至。”那人道。
.......
小木屋的一面墙上挂了许多照片,多为红蝶和另一个带帽子的女子的合照,每张合照上的两人都是笑眯眯的,一副幸福的样子,可见两人的亲密程度之高。
但最吸引这人的确实一张被挂在毫不起眼角落里落了灰的合影。
“可以取下来看看吗?”那人指了指那张落了灰的照片。
“啊,这张照片吗。”红蝶看着角落里的照片,似乎陷入了迷茫。
“如果不方便的话......”
“啊,没事。”红蝶回过神来,神色自若的取下角落里那张照片,但是将照片递给那人时微微颤抖的手却显示了此时她内心的不平静。
.......
这是一张大合照。
照片上是27个人,其中也有红蝶和那个与红蝶举止亲密的女子。
每个人都装束都独具风格,甚至是怪异。
但那人不知道为何却觉得本该如此。
最让他在意的是站在旁边那个和他一样带着黑色兜帽,肩膀上站着一只猫头鹰的男人。
“这人......是谁?”他颤抖着手,指向那个让他倍感熟悉的男人。
“占卜师,伊莱·克拉克。”红蝶似乎没想到他会这么问,有些惊讶。
“伊莱·克拉克?”
“是的。”
“为什么他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那人喃喃道,似乎是在问红蝶,又似乎是在问自己......
“你......什么都不记得了吗?”红蝶停下手里擦拭照片的动作,眼神似乎有些伤感,又似乎与往常相差无几。
“我该记得什么?”那人眼神迷茫。
“没什么。”红蝶眼神暗淡下去。
木屋中的气氛一下子沉闷起来。
......
“为什么要在这暗无天日的地狱里跳舞?”那人突然问道。
似乎是没有料到眼前的人会问这个问题,红蝶显得有些楞,随后答道,“为了等我的爱人——海伦娜。”
“想必就是照片中的人吧。”不知为何,那人有些悲伤,“你们可真是羡煞旁人呢。”

“是啊,我们很幸福。”说道自己的爱人,红蝶脸上不自觉的露出幸福的笑容。

“她人身处何处?可在这阴曹地府之中?”

“早已灰飞烟灭,不得轮回。”

红蝶说道这里的时候,脸上的笑容却不减。

“那......为何还要等?”疑惑的表情出现在那人脸上。

“因为这是我们约定啊。”红蝶笑道。

........



血色的花海,指引亡魂。

花海里等不到爱人的女鬼,永生永世的约定........

梦回帝国

临近冬末,土地上仅剩下一层薄薄的雪,沉睡了一个寒冬的动物们即将苏醒。
同样的,沉寂了许久野心也再次复苏,边塞又将再一次热闹起来。
......
“无咎,此次出战请务必小心。”谢必安仔细地帮助范无咎梳理着一头黑发,“朝廷上可能有人要对你不利,你........”
“好啦,哥,我知道了。”范无咎打断了谢必安的话,“你何时变得如此聒噪了,像个担心丈夫回不来的妻子一般,我的能力你还不清楚吗?”
“我这不是担心你吗.......”谢必安叹了口气,“对了,与那伞剑熟悉得如何?可还衬手?”
“感觉还不错,”说到那把神奇的伞剑,范无咎就忍不住了,“哥你是哪找到的铸造大师啊?这把伞剑倒是合了我心意,看着沉重不堪,但持剑却轻盈得狠,又锋利得狠,想必铸剑之人也是一位精通于战斗的高手,假若他日能请教一番......”
把最后一缕青丝绑好,谢必安看着还在喋喋不休的范无咎,感觉再让他说下去就要误时辰了,只得说道,“那是位来自东方的神秘的铸造大师,我与他不过是有缘才得以求来这把伞剑。”
“那那位大师可还在帝国内?”
“不知。”谢必安叹了口气,“那日把伞剑交与我之后便不知所踪了。”
........
“此次作战,不知众军师有何见解?”像往日商讨战略时,还是由范无咎身边的一个怯生生的小军师说话.......










好久没发文了。。
【过气写手,虽然没红过】

请珍惜你身边真诚对你的人。
也许你的朋友爱哭。
但是请你不要嘲笑ta。
也许你看到的只是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就让ta哭泣。
但是请不要觉得ta矫情。
也许只是ta已经承受的太多。

能哭是一种幸福。

不要嘲讽你身边乐观的人。
也不要羡慕ta明天笑嘻嘻的。
也许ta承受得远比你想象得多得多。
ta不会在人前哭泣。
因为这样会让你们担心。
笑嘻嘻的面具下。
也许隐藏着的是一张留着血泪的脸。

回过头来。
啊。
原来我已经不会哭泣了吗。

请不要再剥夺我的爱好了。
被喜欢着的感觉我已经无法舍弃了。

再给我留一点自己的时间吧。
属于我自己的时间。

【愿世界安好。】

狩猎太恐怖了吧。。被两个屠夫追着锤还要再加一个厂长儿子。。。偶!我的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