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元测试卷(二)

(๑•̀ㅁ•́ฅ)我是大可爱!
(脸是什么能吃吗?)(〃'▽'〃)

来不及说出口的我爱你(五)【最终章】

“护肘和弯刀的话.......交给杰克吧。”艾玛眼里仿佛失去了以往的光泽,变得一片死气沉沉,说出来的话也像是无意识的喃喃,“我相信他会来找你的。”

玛尔塔正想说些什么,却见艾玛站了起来。

“我改天再来看你吧......”她转身向门走去。

艾玛......这是哭了吗。

玛尔塔看着病床边上的一点水渍自言自语。

......

第二天,如艾玛所言,杰克来到了玛尔塔的病房里。

看他的气势倒不像是来看望玛尔塔的,倒像是来寻仇的。

“东西。”杰克看着玛尔塔,眼里如同昨天的艾玛一样,毫无亮光,只剩下一片死气。

“我凭什么要给你。”果然是来拿护肘和弯刀的吗?

“凭我爱他。”杰克定定地看着玛尔塔,丝毫不觉得自己的话有什么不对。

倒是玛尔塔愣住了,虽然她觉得杰克可能对奈布什么不一样的感情,但是当杰克亲口承认的时候,她还是愣了一下。

“快点。”杰克看见玛尔塔没有动作,无端有些烦躁。

玛尔塔这次却没有理会他的语气怎么样,只是把随宠的小袋子拿出来丢给杰克。

“给你,别来打扰我清净了。”玛尔塔出声赶人。

杰克拿到了想要的东西,倒也不想再待在这里,快步地走出了病房。

求生者和监管者除了杰克外轮流来照看玛尔塔,直到夜莺宣布玛尔塔可以回求生者宿舍。

玛尔塔回去之后,去奈布房间看过他。

奈布的房间里摆着一副巨大的冰棺,冰棺不断撒发着寒气。

而奈布像睡着了一样静静地躺在里面,伤口已经被缝合,看着这歪歪扭扭的线,就知道这冰棺和伤口的缝合都是艾玛的手笔,她跟着艾米丽学过一点蹩脚的医术而也只有她才能托父亲弄来这么大一口冰棺。

至于她为什么会知道随宠会把奈布抬到这里。

随宠是默认把人送回自己的地方的,所以不担心它们把奈布抬到庄园随便的一个角落。

之后的生活里,艾米丽和奈布像被人刻意遗忘了一样,没人再在庄园里提到过他们,甚至在平时连玛尔塔这个名字也很少再提到,就怕他们提到这名字的时候伤了那两个失去了爱人的人都心。

庄园里的休息时间冷清了不少。

只有杰克和艾玛像没被影响的局外人一样,在休息时间像往日一样喝喝下午茶,修修庄园里的花草。

但他们却又像是变化最大的人。

杰克在自己的小花园里种满了郁金香,花园中心的那张优雅的小圆桌放上了一对和小圆桌丝毫不相配的有些破损的护肘和一把擦得干干净净的弯刀。

而艾玛则用自己的玩游戏所得的钱买了一所小别墅,她把艾米丽和她的东西都搬到了小别墅里,还在种上了几棵樱花树在小别墅外面。

没有人知道那日他们拿回自己爱人物品之后的发生的事情。

只知道杰克从此带上了骷髅面具,没人再见过他的真容,他对此只解释为:“我真正的样子,只有我爱的那个人才能看到。”

在他完美的下午茶时间,他会盯着那对护肘或者弯刀出神,有时还轻轻地擦拭那对护肘和弯刀。

艾玛穿上了她最不起眼的灰色衣服带上了她原本最讨厌的黑色帽子,而她的工具箱里再也没有装任何工具,装着的只有一把锋利的柳叶刀和一支镇静剂,但奇怪的是,就算在游戏里受伤了,她也不会使用这支镇静剂,当别人问她的时候,她会用那双死气沉沉的眼睛看着那人,笑着说道:“这是我的天使留给我的东西,我怎么会随便使用它呢?”



郁金香花语:永恒的爱

樱花花语:等你回来






[好啦,正文到这里就完结了!有小可爱想看番外的话,评论告诉我qwq,当然私信也可以qwq,我看看人数就写qwq,番外大致有两个,一个是在奈布上战场时的杰克日常还有一个艾米丽上战场时的园丁日常【这两个写成一个番外】,还有一个大番外是杰克和园丁主场【当然我指的不是杰园这样的cp主场】,是杰克和园丁让庄园主派他们出战,最后两人在战场上大开杀戒,把友军和敌人通通做成了娃娃!帮死去的爱人复仇!]

来不及说出口的我爱你(四)

她指挥两个随宠从医疗处的帐篷里抬回担架,把奈布放了上去,而她自己背着艾米丽。趁着天色还没有很晚,带着两个随宠一起连夜赶路。
路上遇到几个和大部队走散的从他们发起攻击的敌人,也被她不要命的杀法吓跑了。

但她也因此有了许多新伤。

…………“他们回来了!”每天早上起床后都在庄园门口等着艾米丽他们回庄园的艾玛第一个看到玛尔塔他们。艾玛激动地跑过去,“艾米丽你不知道我有多想......”艾玛在看到玛尔塔背上背着的艾米丽愣住了。这时她才发现,无论是玛尔塔还是艾米丽都是一身血迹。艾米丽的血甚至把身上的衣服都染红了。玛尔塔把艾米丽交给了艾玛。艾玛抱着艾米丽冰冷的尸体,不敢相信这一切。突然,她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奈布呢!奈布为什么没回来!”玛尔塔指了指随宠们抬的担架,上面毅然是胸前开了个血窟窿的奈布。“带奈布先进去吧。”随宠听玛尔塔的命令先一步进入庄园。“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样的奈布被杰克看到,杰克会失控。”玛尔塔向艾玛解释道。......

人的脚步声近了。

庄园里的众人听到艾玛的叫声,立即放下了手里的工作来到庄园门口。

入眼的是血迹斑斑的玛尔塔和艾玛怀里生死不明的艾米丽。

“奈布呢!”杰克冲玛尔塔吼道。

“为什么只有你们回来!奈布呢!”杰克有些崩溃。

“杰克你冷静下来!”裘克和里奥在后面拉住杰克,免得他对玛尔塔出手。

“让玛尔塔自己说。”里奥开口道。

“对不起.....我.....”玛尔塔不知道为什么不敢看杰克的眼睛。

“好的......我知道了......”杰克低下了头,转身往后走了庄园。

裘克想拉住他,却被里奥拽住了,里奥对裘克摇了摇头,“让他一个人静一静吧。”

这场战争对于庄园来说结果已经出来了,无论前线是不是还在打仗,但本不该沦落到此地的他们却变成了两死一伤,脑子正常的人都知道这里面肯定有他们‘友军’的手笔。

庄园派出去的人存活下来了一个,已经没什么可问的。

......

玛尔塔走出人群,一瘸一拐地走进了庄园,却在半路因为连夜赶路体力不支同时又失血过多倒了下去。

......

“夜莺小姐,玛尔塔没事吧?”

艾玛的声音?

“新伤旧伤遍布了全身,但是最危险的是她背上的那条刀伤。”夜莺说道,“不过已经缝合,生活倒是没什么大碍了,就是以后估计不能参加游戏了。”

“病人醒了。”夜莺看着玛尔塔缓缓睁开的眼睛,“你们聊吧,记得别让她随便乱动。”

“好的,谢谢夜莺小姐。”艾玛微笑着对夜莺道谢,目送夜莺离开。

“以后......都不能参加游戏了吗?”玛尔塔用她刚醒来有些嘶哑的喉咙问道。

“先喝点水。”艾玛递给玛尔塔一杯温水,“不参加游戏没什么大不了的,庄园主会理解的。”

玛尔塔突然想起了自己拆下来放进随宠的小包里属于艾米丽的东西。

还是把这些东西交给艾玛吧,起码......让她有个念想。

“这是艾米丽的柳叶刀和镇静剂......”玛尔塔喝了些艾玛递过来的温水,尽管发出声音还是有些沙哑,但起码没有像之前那样那样喉咙像被刀割一样疼了。

玛尔塔打开随宠的小包,把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还有奈布的护肘和弯刀......”

在把柳叶刀和镇静剂交给了艾玛之后,玛尔塔看到护肘却是愣住了,因为她不知道该交给谁。

可笑吗?在那边为她们奉献最多的那个人,她连他都护肘和弯刀都不知道该交给谁......

那边,艾玛盯着手里属于艾米丽的东西出神。

来不及说出口的我爱你(三)

帐篷里过了半晌都没有人回应。

最终,玛尔塔只能先把奈布放在一张病床上,然后把艾米丽放在另一张病床上,去翻医疗柜里的东西。

但是医疗柜里的东西像有计划一样,被人洗劫一空,包扎伤口的东西和药物全都不见了。

“操!那群龟孙子!”玛尔塔暴躁的把柜子踹了回去。

突然,她听到了床底下传来了一声像是被她粗鲁的举动吓到了的惊叫。

玛尔塔往地上一看,看到了一个像是衣服一角一样的东西,并且还在慢慢地往里缩。

于是她把床底下藏着的人用力拽了出来。

是个护士。

“医生呢?”此刻玛尔塔不想给这个军营的任何人好脸色。

那个护士显然被这个彪悍的女生吓到了,“都......都跑了.....”

“那你为什么在这!”玛尔塔揪着护士的衣领质问道。

“我......我跑的......跑的慢......”护士快哭出来了,“不过......不过我这里有包扎的东西......药都被那些人拿走了......”

“你会包扎吗?”玛尔塔把护士的领子松开,静静地看着她。

“不......不会......我只是.......见习护士.......”护士被玛尔塔盯得瑟瑟发抖。

玛尔塔没办法,只能拿着护士交出来的仅有的绷带,用自己蹩脚的技术帮艾米丽草草的包扎了一下。

但是因为伤口太大,艾米丽的血很快就染红了绷带。

......

绷带和床单很快都染满了血色,艾米丽的呼吸也越来越弱。

玛尔塔接近绝望,因为她根本没有那个能力与工具挽救伙伴的生命,只能看着她的生命慢慢的流逝......

在奈布那是这样......在艾米丽这还是这样......

“艾米丽你别睡啊!”玛尔塔搂住了艾米丽,用带着哭腔的声音企图唤醒自己越来越虚弱的伙伴“奈布已经不在了,你不能也.......艾玛还在等你回去呢!”

“艾玛......”陷入沉睡的艾米丽听到艾玛的名字,努力地摆脱缠绕着自己的睡意,最后缓缓的睁开了紧闭的眼睛。

她看着在她眼里已经有些模糊的玛尔塔,嘴唇微动。

玛尔塔的把耳朵往艾米丽的唇边靠近,仔细听着艾米丽说的话,唯恐落下一个字。

“告诉.......艾玛.......不用......等......我.......了......”

“没事的艾米丽......我们会回到庄园的!一定会没事的!”玛尔塔崩溃。

“没.......用......的.......”艾米丽再次闭上了眼睛。

但这一次却永远无法再次睁开,变成了长眠。

玛尔塔红着眼眶,放下怀里已经没有了生息的艾米丽。

走向了角落里不敢动弹的护士。

“为什么,你们要跑!如果不是你们......也许......也许艾米丽还有救!”

玛尔塔朝那个护士怒吼。

“呜,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护士哭了起来,“他们只说你们拿着神奇的东西,只要你们死了,他们就可以得到那些东西了......其他的我真的不知道!”

“一群龟孙子!”玛尔塔看着角落里哭得梨花带泪的护士,却没有一丝怜悯,反而感觉更暴躁了。

看着还有些亮光的天空,她决定今晚就赶路回庄园,谁知道再在这里待下去会不会再出事。

她带着两个人是尸体回了他们自己的帐篷。

找出庄园主‘寄’来给他们的随宠的小包。

他们的包很乱,显然是被人动过了,有点价值的东西都不翼而飞了,只有两个看上去毫无用处的小纸人没有被注意到。

她把两个小纸人拿出来,往墙上一刮,小纸人很快就燃烧起来。

小纸人燃烧后的灰烬掉落到地上,变成了庄园里的随宠。这是庄园主为他们以备不时之需准备的。只有两个,因为大家都认为以奈布的战斗力不需要这些,而且这样的临时随宠材料十分稀少,只能够做两个。

来不及说出口的我爱你(二)

奈布身上除了战场的上的新伤之外。

玛尔塔的包扎也被撕开。

他在角落了奄奄一息。

最后还是由艾米丽拿着庄园里带出来的药才堪堪拉回来奈布一条命。

.......

第二天清晨。

奈布醒了。

他和玛尔塔还有艾米丽来到食堂时被那些士兵看到了。

以至于上战场前,无论玛尔塔和艾米丽怎样强烈表示他已经不适合上战场了,都被那些所谓的‘战友’以“大家都是一样的,你们不能只护着他”理由拖回了战场。

那一场战役,艾米丽也带着一把柳叶刀上阵。

因为她实在受不了营里的士兵了!

三个人本来是一块上的战场。

却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像是被人为地分散开了。

艾米丽和玛尔塔还能看到对方,唯独奈布,消失在了她们的视线里!

在这场战斗结束后,她们没有急着回去。

而是在战场上寻找奈布。

她们翻遍了一具具尸体,有敌人的,有友军的。

唯独没看到奈布的尸体……

“玛尔塔,那边有棵树,我们去看看。”艾米丽指着远处的树喊道。

那棵树像是庞大的战场里唯一仅剩的生机。

她们走了过去。

树底下的的泥土里也满是血腥味。甚至,树皮上还有血正在流下来。

玛尔塔顺着血流下来的方向,视线不断往上移动。

“奈布......”最后,玛尔塔惊恐地发现被用剑钉在了树上的人.......正是她们不断寻找的那个.......消失在战场上的伙伴。

树干上正在流的血就是从奈布身体里流出来的.....

玛尔塔撑着艾米丽把奈布身上的剑拔了下来,没有了支撑点的奈布无力的掉了下来。

被玛尔塔另一只手稳稳地接住。

她们把奈布放在树底下。

此时奈布腹部巨大的口子还在有鲜红的血液不断流出。

艾米丽上前检查奈布的情况,尽管一会就能得出的结论,她像是不敢相信一般,好半天,才放开手,对玛尔塔摇了摇头。

玛尔塔第一次在参军之后红了眼眶。两个女孩紧紧地抱住了奈布,一起在树下嚎啕大哭。

等两个女孩哭够了,天色已经不早了,艾米丽拿出艾玛给她准备的随身小药包,把奈布的伤口包扎的严严实实的,和玛尔塔一起把奈布带回了营地。

尽管她们不想理会其他人的挑衅,但总有那么几个人喜欢往枪口上撞。

“哟!这不是我们的小军医吗?”一个细皮嫩肉的‘士兵’,不,应该说是公子哥拦住了艾米丽的去路。

“别挡道。”玛尔塔冷冷的看着那个公子哥。

“哟,这是你们的小男朋友死在了战场上还是怎么招?脾气那么坏?”公子哥被玛尔塔盯出了一身冷汗,但还是不怕死的衅玛尔塔和艾米丽。

“再怎么样也好过你个连战场都不上的懦夫。”艾米丽拿出她的柳叶刀,当着公子哥的面细细擦拭,她把刀转了个方向,突然从看到玛尔塔背后的那个士兵手里拿着一把疑似小刀的东西。

不好!

艾米丽扑了过去......

一声撕裂的从背后传来。玛尔塔回头,看到的却是艾米丽被血染红的腹部。

小腹处还插着一把小刀。

玛尔塔摸出后腰处的枪,用仅剩的一颗子弹。一枪打爆了那个人的脑袋。

“滚!都给我滚!!”

玛尔塔冲周围看热闹的士兵怒吼。

那一枪根本压不住她的怒火。

她搂着艾米丽和奈布向营里的医疗处走去,但是当她到的时候,却没有在里面看到一个医生或是护士。

“医生呢!”玛尔塔冲医疗处的帐篷里喊道,“都他妈给老娘滚出来!!”





[因为之后直到我写完作业都不会更新了,所以一次更完这篇刀子......我个人感觉没啥质量就是了!但是我还是要厚脸皮的说一句!我求评论啊!!]

来不及说出口的我爱你(一)

庄园外开始打仗,有心怀不轨的人向庄园主施压让他派人加入这次战争。

迫于压力,庄园主无奈派了三个相对比较适合的人去。

那三个人分别是玛尔塔,奈布,还有艾米丽。

杰克暗恋奈布很久了,一直没有告白。

听闻奈布要上战场后才开始有些慌了。

......

“希望你不要在战场中被劈成两截。”杰克说道。

“你多虑了。”奈布的样子非常冷静,却还是始终没有让杰克放下心来,但是他却没有那个资格阻拦他。

“那等你回来,我要告诉你一件很重要的事。”最终他只能那么说道。

艾玛则抱着艾米丽哭成一个泪人,尽管艾米丽一直安慰她军医不会有那么多直接面对战场的机会。

空军把她进庄园前的枪拿出来,三人就出了庄园。

在奈布转身向庄园外走去的时候,杰克脑子里突然出现一个画面。

画面上是一棵大树,在树上有一个人被一把剑贯穿,剑插在了树上,那个人也被挂在了树上......

那个人.......是奈布!

虽然画面转瞬即逝,但是却让杰克惊出一身冷汗,但是奈布已经出了庄园了......就算没有出去......他又有什么理由留住他呢?

只能祈祷......那个画面不是真的罢了。

......

庄园外是外界闹嚷嚷的军队。

但令他们惊讶的是,这支队伍根本就不像是去打仗的,更像是去体验生活的。

你见过哪支部队的士兵是细皮嫩肉的像是公子哥的?

奈布还在里面闻到了疑似是香水的味道。

“军队......都是这样的吗?”奈布进庄园前是独来独往的佣兵,从不会接触正规军队。

“并不......”玛尔塔也有些疑惑,“准备上战场的部队不应该是这个气氛啊......”

“他们看我们的眼神很奇怪,像是想得到什么东西。”艾米丽往玛尔塔和奈布的方向缩了缩。

玛尔塔还想说些什么,但是那位领军的人很快便指挥着大部队往营地行进了。

他们只得跟上。

......

“这就是新来的那几个?”一个‘士兵’问道。

“好像是的。”

“听说是那个庄园里的人诶。”

“是吗?那那个庄园主应该给了他们很多保命的东西吧?”

“谁知道呢?”

......

几人在周围的人不明原因的虎视眈眈的目光下,终于来到了前线的营地。

但是,营地里恶意的目光显然更多。

“哟,那个妹子身材不错,就是不知道......”一个士兵盯着塔尔玛说道,像是怕人家不知道一样,说的特别大声。

“我倒是觉得那个护士不错......看着一定是个冷美人,x起来爽啊!哈哈哈哈哈哈!”

其他士兵也跟着放声大笑。

“啧。”奈布握紧了拳头。

“奈布别冲动,”玛尔塔拍了拍奈布的肩,“刚来就惹事,到后面他们肯定更针对我们。”

“嗯!”艾米丽也同意玛尔塔的说法。

.......

这种拿她们开荤话的情况一直持续到了第四天。

但是情况并没有什么好转,甚至更恶劣。

在艾米丽帮他们治疗一些小伤的时候(是的,小伤,他们发现这些‘士兵’从来只在营地附近活动,被割伤一点就撤回去),他们开始对艾米丽动手动脚。

艾米丽忍着没说什么,但是心里却是恼怒的。

直到奈布从战场上下来的时候碰巧看见一次,并和那个人打了一架,这种情况才有点好转。

尽管他们暗地里说他是玛尔塔和艾米丽的男朋友,也越来越针对他,但是只要能护着这两个和他一起从庄园里出来的伙伴就好了不是吗?

但是这种针对的情况,在某次上战场的时候爆发了。

.......

他战场上被其他‘士兵’冒着‘生命危险’推进了战圈中心。

奈布没办法,只能拼命杀出去。

但是当他负伤杀出重围,却刚好看到玛尔塔身后的敌人冲她抽刀。

他没有多想就拖着自己已经负伤的身子冲过去扛了一刀。

玛尔塔听到身后的响动,却是亲眼看着奈布倒下。

玛尔塔来不及自责,想着怎么带他回去。

但是因为营地离的太远了,最终只能护着奈布,往营地一点一点杀回去。

等到差不多回去的时候,奈布已经昏过去了。

艾米丽本来想先帮奈布看情况,但却被几个受了点小伤的‘士兵’拦了下来,还嚎得跟要死了一样,她没法,只能先把绑带递给玛尔塔。

玛尔塔只学过一点简单的自救,所以只能给奈布简单地包扎了一下。

她也不被允许在这里看着自己的奈布,因为那些‘士兵’觉得不会让她待在这里的,更何况,她担心如果留在这,这些人恐怕会在下一次做出更过分的事。

于是她把奈布安放好之后只能又被那些‘士兵’带到了战场上。

等到她回来之后,奈布已经不在那里了。

她去找艾米丽,艾米丽说没看见奈布。

她们两个顾不得吃饭,连忙动身找奈布。

直到饭点彻底结束她们才在角落里发现奈布。






[这是一篇直接由写出来的思路改过之后的文,可能有些粗糙,将就一下看吧......]
这是刀子,杰佣和园医的刀子!我的新刀!

梦醒(一)

“呐,杰克,我们什么时候能从这里出去呢?”小奈布看着孤儿院外面阴沉沉的天空,冲旁边的小男孩说道,“外面的世界是怎么样的啊?”

“不知道,不过如果是我们的话,一定能出去的!到时候我们一起闯遍天下怎么样!”

“听起来不赖啊杰克!”小奈布第一次正视自己这个瘦小的小伙伴,“没想到你这个整天都是满嘴‘绅士’的人也会有那么大的目标啊。”

“那当然了!”第一次得到小奈布夸奖的小杰克鼻子都快要翘起来了。

......

“这是第几个人了?”奈布坐在小房间的窗台边上,看着对面坐在床上的少年。

“第五个罢了。”少年摆了摆手,脸上毫不掩饰的漫不经心的态度让奈布皱起了眉。

“杰克,我以为你知道的,到我们这个年龄如果再不找到愿意领养我们的家庭,我们将会被驱逐。”

“我也以为你会懂的,到我们这个年龄根本不会有几个家庭愿意接受我们!”已经成长为少年的杰克,身上的气势已经不同于孩童时期的软弱,甚至在对奈布说话时带着几分特有的强硬。

“那是我们!而不是你!”奈布有些无措,“如果是你的话,肯定能找到一个好的家庭!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在这里......”

“我以为你会明白的。”杰克打断了奈布的话,“没有你的地方到哪里生活都是煎熬。”

“可是......”

“没有什么好可是的,”杰克走到奈布身边,揉了揉他淡金色的头发,露出了一个爽朗的笑容“我们可是说过要一直在一起的啊!”

“但愿如此吧。”呵?同时收养两个已经十几岁的孩子的家庭吗?你若是陪我在这里等,恐怕是直到成年被驱逐的那天你都得陪着我了。

放弃自己的一片大好前途陪我在这个孤儿院里苟活吗?

杰克啊,如此大的付出,他奈布·萨贝达怎么还得起啊!

“哼!反正我心意已决!就算是你也拦不住!”这是杰克第一次用那种不容拒绝的语气语气与奈布说话,但他知道,其实自己的小伙伴根本听不出来。

“好吧,既然这样,你就先留下了陪我吧。”奈布虽然无奈,但确实如他所言,做不了什么,因为他知道杰克一旦做出决定,就基本没人可以改变,一如他当初决定要做一个优雅的‘绅士’那样。

“不会先留下来陪你,而是会陪你一辈子......”杰克把奈布圈在怀里,看着外面繁星点点的夜空,轻声喃喃。

“杰克你在说什么啊?”奈布扭头看着杰克,脸上带着疑惑。

“没什么。”杰克理了理怀里的人被风吹得乱糟糟的头发,亲手为他带上兜帽,虽然带上之后又非常恶劣的揉了一把。

“好了别动我头发了。”奈布有些无奈地拍开杰克作乱地手,把兜帽往下拉了拉,遮住了自己头发。

“好好好。”杰克在奈布威胁的目光下只能收手,没有再对奈布整理好的头发和兜帽发起‘进攻’。

“你不用回去睡觉吗?”奈布看着只剩下一点点微弱星光的天,猜测时间估计不早了。

“我以为我亲爱的小奈布会留我过夜呢。”杰克语气中带着些许沮丧。

他知道,这样的话,奈布肯定会心软留他过夜的,一如孩童时期那样。

“算了,那你今晚跟我一起睡吧,”奈布确实受不了他那种像是无声的控诉自己无情无义无理取闹的语气,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这一点都从未变过。

“不过我的床有点小,两个人的话也就只能将就将就了。”至于为什么不找个人睡地上。

奈布可不是那种会好心地把床让给别人自己睡地板的性子,而杰克本身的目的就是为了和奈布一起睡觉,又怎么会做出提出睡地板这么没情商的事情呢。

于是就在两人的默许下,两人睡一张床的结局是肯定了的。

夜半。

听着身边的人规律的呼吸声,杰克轻手轻脚地把人抱到了怀里。

太瘦了。

除了体温像人外,就像在抱着一堆骨架子。

.....

杰克低头看着他怀里的人,一丝心疼在漆黑的眼眸中一闪而过。

奈布为什么那么久都没被领养呢?

无非就是面黄肌瘦的模样在一堆水灵灵的孩子里毫不起眼,更是因为......

因为他嘴角的伤痕。

而自己对他又是什么时候真正从兄弟情变成了现在的爱情呢?

大概就是因为自己‘绅士’礼让弱者,却挨了饿,小奈布亲自把别人从自己这里拿走的食物抢回来给自己的时候吧。

也就是那时候,小奈布被那些人的利器划伤,留下了这两条伤痕......

杰克轻轻地在熟睡的奈布额头上落下一个吻,蜻蜓点水般的吻,却比任何情感都要纯粹。

“这一次,换我护着你好了,绝对......绝对不会让任何人再伤害你!”喃喃细语,像是对自己说的,却又像是对怀里熟睡的人的承诺。











——

大半夜终于码完了......
脑子成了浆糊糊,有什么不对请不要客气第二篇跟我说!语句不通畅啥的也请务必提出来!谢谢!

关于加群

最近好像有点不太平:)
加群私戳一下群主管理吧。
我们的群是:杰佣大车队
会有车
2941708612(十八的QQ)
1459902343(老万的QQ)
642481438(机皇的QQ)
1435543233(我的QQ)
占tag致歉

我再发一次。如果你们看不了就加群找本大可爱吧。。。我已经气到不想说话了。。
车子接受不了的赶紧走开,在举报我剪你全家的网线!
我不气哦:)
一点都不气呢:)

我要记住这些车梗!裸体女仆,上半身正经下半身真空的侍者围裙,GV拍摄现场,诱惑,下药play,捆绑play(基本我的车都有这个哇),看本子的play......嘿嘿嘿
(会肾虚的吧......)
有生之年系列!

指绘比板绘简单多了。。。(´-ι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