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元测试卷(二)

(๑•̀ㅁ•́ฅ)我是大可爱!
(脸是什么能吃吗?)(〃'▽'〃)

来不及说出口的我爱你(一)

庄园外开始打仗,有心怀不轨的人向庄园主施压让他派人加入这次战争。

迫于压力,庄园主无奈派了三个相对比较适合的人去。

那三个人分别是玛尔塔,奈布,还有艾米丽。

杰克暗恋奈布很久了,一直没有告白。

听闻奈布要上战场后才开始有些慌了。

......

“希望你不要在战场中被劈成两截。”杰克说道。

“你多虑了。”奈布的样子非常冷静,却还是始终没有让杰克放下心来,但是他却没有那个资格阻拦他。

“那等你回来,我要告诉你一件很重要的事。”最终他只能那么说道。

艾玛则抱着艾米丽哭成一个泪人,尽管艾米丽一直安慰她军医不会有那么多直接面对战场的机会。

空军把她进庄园前的枪拿出来,三人就出了庄园。

在奈布转身向庄园外走去的时候,杰克脑子里突然出现一个画面。

画面上是一棵大树,在树上有一个人被一把剑贯穿,剑插在了树上,那个人也被挂在了树上......

那个人.......是奈布!

虽然画面转瞬即逝,但是却让杰克惊出一身冷汗,但是奈布已经出了庄园了......就算没有出去......他又有什么理由留住他呢?

只能祈祷......那个画面不是真的罢了。

......

庄园外是外界闹嚷嚷的军队。

但令他们惊讶的是,这支队伍根本就不像是去打仗的,更像是去体验生活的。

你见过哪支部队的士兵是细皮嫩肉的像是公子哥的?

奈布还在里面闻到了疑似是香水的味道。

“军队......都是这样的吗?”奈布进庄园前是独来独往的佣兵,从不会接触正规军队。

“并不......”玛尔塔也有些疑惑,“准备上战场的部队不应该是这个气氛啊......”

“他们看我们的眼神很奇怪,像是想得到什么东西。”艾米丽往玛尔塔和奈布的方向缩了缩。

玛尔塔还想说些什么,但是那位领军的人很快便指挥着大部队往营地行进了。

他们只得跟上。

......

“这就是新来的那几个?”一个‘士兵’问道。

“好像是的。”

“听说是那个庄园里的人诶。”

“是吗?那那个庄园主应该给了他们很多保命的东西吧?”

“谁知道呢?”

......

几人在周围的人不明原因的虎视眈眈的目光下,终于来到了前线的营地。

但是,营地里恶意的目光显然更多。

“哟,那个妹子身材不错,就是不知道......”一个士兵盯着塔尔玛说道,像是怕人家不知道一样,说的特别大声。

“我倒是觉得那个护士不错......看着一定是个冷美人,x起来爽啊!哈哈哈哈哈哈!”

其他士兵也跟着放声大笑。

“啧。”奈布握紧了拳头。

“奈布别冲动,”玛尔塔拍了拍奈布的肩,“刚来就惹事,到后面他们肯定更针对我们。”

“嗯!”艾米丽也同意玛尔塔的说法。

.......

这种拿她们开荤话的情况一直持续到了第四天。

但是情况并没有什么好转,甚至更恶劣。

在艾米丽帮他们治疗一些小伤的时候(是的,小伤,他们发现这些‘士兵’从来只在营地附近活动,被割伤一点就撤回去),他们开始对艾米丽动手动脚。

艾米丽忍着没说什么,但是心里却是恼怒的。

直到奈布从战场上下来的时候碰巧看见一次,并和那个人打了一架,这种情况才有点好转。

尽管他们暗地里说他是玛尔塔和艾米丽的男朋友,也越来越针对他,但是只要能护着这两个和他一起从庄园里出来的伙伴就好了不是吗?

但是这种针对的情况,在某次上战场的时候爆发了。

.......

他战场上被其他‘士兵’冒着‘生命危险’推进了战圈中心。

奈布没办法,只能拼命杀出去。

但是当他负伤杀出重围,却刚好看到玛尔塔身后的敌人冲她抽刀。

他没有多想就拖着自己已经负伤的身子冲过去扛了一刀。

玛尔塔听到身后的响动,却是亲眼看着奈布倒下。

玛尔塔来不及自责,想着怎么带他回去。

但是因为营地离的太远了,最终只能护着奈布,往营地一点一点杀回去。

等到差不多回去的时候,奈布已经昏过去了。

艾米丽本来想先帮奈布看情况,但却被几个受了点小伤的‘士兵’拦了下来,还嚎得跟要死了一样,她没法,只能先把绑带递给玛尔塔。

玛尔塔只学过一点简单的自救,所以只能给奈布简单地包扎了一下。

她也不被允许在这里看着自己的奈布,因为那些‘士兵’觉得不会让她待在这里的,更何况,她担心如果留在这,这些人恐怕会在下一次做出更过分的事。

于是她把奈布安放好之后只能又被那些‘士兵’带到了战场上。

等到她回来之后,奈布已经不在那里了。

她去找艾米丽,艾米丽说没看见奈布。

她们两个顾不得吃饭,连忙动身找奈布。

直到饭点彻底结束她们才在角落里发现奈布。






[这是一篇直接由写出来的思路改过之后的文,可能有些粗糙,将就一下看吧......]
这是刀子,杰佣和园医的刀子!我的新刀!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