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元测试卷(二)

(๑•̀ㅁ•́ฅ)我是大可爱!
(脸是什么能吃吗?)(〃'▽'〃)

来不及说出口的我爱你(四)

她指挥两个随宠从医疗处的帐篷里抬回担架,把奈布放了上去,而她自己背着艾米丽。趁着天色还没有很晚,带着两个随宠一起连夜赶路。
路上遇到几个和大部队走散的从他们发起攻击的敌人,也被她不要命的杀法吓跑了。

但她也因此有了许多新伤。

…………“他们回来了!”每天早上起床后都在庄园门口等着艾米丽他们回庄园的艾玛第一个看到玛尔塔他们。艾玛激动地跑过去,“艾米丽你不知道我有多想......”艾玛在看到玛尔塔背上背着的艾米丽愣住了。这时她才发现,无论是玛尔塔还是艾米丽都是一身血迹。艾米丽的血甚至把身上的衣服都染红了。玛尔塔把艾米丽交给了艾玛。艾玛抱着艾米丽冰冷的尸体,不敢相信这一切。突然,她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奈布呢!奈布为什么没回来!”玛尔塔指了指随宠们抬的担架,上面毅然是胸前开了个血窟窿的奈布。“带奈布先进去吧。”随宠听玛尔塔的命令先一步进入庄园。“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样的奈布被杰克看到,杰克会失控。”玛尔塔向艾玛解释道。......

人的脚步声近了。

庄园里的众人听到艾玛的叫声,立即放下了手里的工作来到庄园门口。

入眼的是血迹斑斑的玛尔塔和艾玛怀里生死不明的艾米丽。

“奈布呢!”杰克冲玛尔塔吼道。

“为什么只有你们回来!奈布呢!”杰克有些崩溃。

“杰克你冷静下来!”裘克和里奥在后面拉住杰克,免得他对玛尔塔出手。

“让玛尔塔自己说。”里奥开口道。

“对不起.....我.....”玛尔塔不知道为什么不敢看杰克的眼睛。

“好的......我知道了......”杰克低下了头,转身往后走了庄园。

裘克想拉住他,却被里奥拽住了,里奥对裘克摇了摇头,“让他一个人静一静吧。”

这场战争对于庄园来说结果已经出来了,无论前线是不是还在打仗,但本不该沦落到此地的他们却变成了两死一伤,脑子正常的人都知道这里面肯定有他们‘友军’的手笔。

庄园派出去的人存活下来了一个,已经没什么可问的。

......

玛尔塔走出人群,一瘸一拐地走进了庄园,却在半路因为连夜赶路体力不支同时又失血过多倒了下去。

......

“夜莺小姐,玛尔塔没事吧?”

艾玛的声音?

“新伤旧伤遍布了全身,但是最危险的是她背上的那条刀伤。”夜莺说道,“不过已经缝合,生活倒是没什么大碍了,就是以后估计不能参加游戏了。”

“病人醒了。”夜莺看着玛尔塔缓缓睁开的眼睛,“你们聊吧,记得别让她随便乱动。”

“好的,谢谢夜莺小姐。”艾玛微笑着对夜莺道谢,目送夜莺离开。

“以后......都不能参加游戏了吗?”玛尔塔用她刚醒来有些嘶哑的喉咙问道。

“先喝点水。”艾玛递给玛尔塔一杯温水,“不参加游戏没什么大不了的,庄园主会理解的。”

玛尔塔突然想起了自己拆下来放进随宠的小包里属于艾米丽的东西。

还是把这些东西交给艾玛吧,起码......让她有个念想。

“这是艾米丽的柳叶刀和镇静剂......”玛尔塔喝了些艾玛递过来的温水,尽管发出声音还是有些沙哑,但起码没有像之前那样那样喉咙像被刀割一样疼了。

玛尔塔打开随宠的小包,把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还有奈布的护肘和弯刀......”

在把柳叶刀和镇静剂交给了艾玛之后,玛尔塔看到护肘却是愣住了,因为她不知道该交给谁。

可笑吗?在那边为她们奉献最多的那个人,她连他都护肘和弯刀都不知道该交给谁......

那边,艾玛盯着手里属于艾米丽的东西出神。

评论(3)

热度(29)